• 1
  • 1
  • 2
  • 3
黨建之窗
黨建之窗

百年黨史?紅色莞中(十)︱革命斗爭中犧牲的莞中校友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2022-08-04 19:01:32   點擊次數:

    1902年,東莞中學在救亡圖存的歷史使命中誕生,逐漸發展成為一所具有光榮革命傳統的百廿年老校,培養了一大批具有愛國精神和家國情懷的優秀學子,涌現出了許多優秀共產黨員和為國效忠的革命烈士……

    大革命歌時期,莫萃華、李本立、葉鐸輝、李鶴年、張其輝等莞中學子在“五四”愛國運動中,認識了并走上了在黨領導下的新民主主義革命道路,紅旗高舉,掀起莞邑革命浪潮。

  莫萃華(1904—1929),1924年在東莞中學成立中共東莞第一個支部。1929年初,隨隊伍在增城仙村附近,與國民黨袁華照部發生戰斗,不幸中彈犧牲,年僅25歲。

  李本立(1905—1933),1922年入讀莞中,1924年創辦新學生社東莞分社,在學生中傳閱《向導》、《共產主義ABC》、《少年先鋒》等進步書刊,抒發憂國憂民之情,討論革命情勢,研究革命道理。后經莫萃華介紹加入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并發展為中國共產黨黨員,1933年由于操勞過度,肺病復發,病逝于家中,時年28歲。

  葉鐸輝(1903-1928),1922年考上東莞中學,在學校進步思想的影響下,葉鐸輝與李本立等進步青年經?;钴S在缽孟山下的“風滿樓”(今人民公園內),探討救國救民的道理。192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28年在“白色恐怖”中被反動派秘密槍殺,時年25歲。

  李鶴年(1908-1929),1922年考上東莞中學,在革命斗爭中先后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和中國共產黨?!八囊欢狈锤锩兒?,東莞縣國民黨當局開始大規模的“清黨”運動。李鶴年當機立斷,搶在敵人搜查之前,把中共領導機關的文件、書信及油印工具轉移到自己家里,自己則轉移到篁村篁溪小學,以教師身份掩蔽下來。他經常晚上回到莞城,組織發動工人。1928年初李鶴年不幸被捕,1929年英勇就義于廣州紅花崗,時年22歲。

  張其輝(1907-1928),1925年參加共產主義青年團,積極投身于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洪流中,1927年參與廣州起義,起義失敗后不久被捕,犧牲時年僅21歲。

  抗日救亡時期,在中華民族面臨危亡的嚴重形勢下,東莞中學校園響遍了抗日救亡的呼聲,莞中學子“讀書不忘救國”,不斷為抗日救亡奔走呼號,也有不少學生投筆從戎奔赴戰場救家國!

  1938年10月21日,樊炳坤、祁瑞英、黎鴻基、譚炳焯、陳向榮等莞中學生在榴花塔抵御日寇戰斗中壯烈犧牲!

  何與成、盧仲夫(盧步云)、羅熾堯(羅堯)、葉鏡源(葉敬然)、李燮邦等莞中學子與羅振輝同稱“東移六烈士”。1940年春,國民黨頑固派掀起第一次反共高潮,曾生、王作堯領導的兩支東江人民抗日武裝成為廣東國民黨頑固派軍隊攻擊的對象。為避開國民黨頑軍的進攻,這兩支東江人民抗日武裝向海陸豐轉移。4月18日,王作堯部在東移途中,遭國民黨頑軍包圍。頑軍用政治欺騙手段約王作堯部派人談判。政訓員何與成率40余人與頑軍保持接觸,被頑軍包圍扣留,押至惠州監獄。數月后,東江人民抗日武裝的6名談判代表何與成、盧仲夫、羅堯、羅振輝、葉鏡源、李燮邦、被國民黨頑固派殺害于惠州。

  李一之(1904-1940),1926年在東莞中學畢業后考入黃埔軍校并參加北伐戰爭。九一八事變后,回到東莞開展抗日救亡工作,193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40年因漢奸告密被日寇殺害。

  黎協萬(1912-1938),1925年在東莞中學讀初中,同年冬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九一八事變后,投身學生運動,開展抗日宣傳活動。1935年回到東莞,與何鼎華主辦《東莞新聞》,1938在年寶安龍華街西門樓與日軍遭遇時,與同為莞中學子的盧洪婉被日寇殺害。

王國英,1937年入讀莞中。1941年畢業后輾轉參加第十四航空隊抗日,后因潛入石龍地界刺探日軍軍情而遇難。

  黃萬順,1936年底到香港,在《華僑日報》社當校對員,后參加中國共產黨。期間常從香港回塘廈發動趙督生等人組織讀書會,宣傳中共的抗日主張。1941年8月下旬,在大嶺山抗日根據地大王嶺被國民黨廣東保安第八團襲擊,慘遭殺害。

  李守仁(1917—1942),1931年入讀東莞中學,193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并參加東莞抗日模范壯丁隊。1942年6月前往大嶺山執行任務時與偽軍遭遇,在搏斗中犧牲。

  蔡焯(1907—1942),1924年入讀東莞中學,192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大革命時期積極組織農民武裝,抗日戰爭時期從事抗日宣傳工作,配合游擊隊打擊日偽軍。1942年因武器走火搶救無效犧牲。

  陳榮業(1920-1945),1938年參加中國共產黨,同年10月參加東莞抗日模范壯丁隊,任分隊長。1941年初任中共東莞水鄉區委委員,是東江縱隊戰士,1942年7月后任中共東莞縣委會水鄉區委書記,1945年,25歲的陳榮業為革命英勇獻身。

  殷林燦(1917-1940),1940年6月日軍圍剿大嶺山鎮大沙村,殷林燦在與村自衛隊一起抗擊日軍戰斗中犧牲,時年23歲。

  盧杰(1915-1940),1938年參加東莞模范壯丁隊。1940年,在海豐執行任務時犧牲。犧牲前是廣東人民抗日游擊隊二大隊隊員。

  抗日戰爭勝利后,在美帝國主義的支持下,國民黨反動派撕毀停戰協定和政協決議,悍然對解放區發動全面進攻。中國共產黨領導解放區軍民英勇地進行自衛,開始了偉大的人民解放戰爭。在解放戰爭時期,東莞中學的中共地下黨團組織積極活動,莞中校友在不同陣線英勇作戰,可歌可泣!

  何文(1921-1946),1938年參加了第四戰區東江游擊挺進指揮部第四游擊縱隊政治大隊,在平湖、塘頭廈一帶開展抗日救亡宣傳活動。1940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46年春,何文率隊伍挺進紫金縣境時,遇裝備精良的國民黨一五二師軍官教導團的跟蹤,何文英勇迎敵卻不幸中彈而壯烈犧牲。

  盧克敏(1917—1946),初中畢業于東莞中學,193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參加保衛大嶺山抗日根據地的戰斗。 1946年3月,在與國民黨軍隊的遭遇戰中負傷并落入敵手,受盡酷刑摧殘后于同年4月9日慘遭殺害。

  古道(1919—1946),1937年在東莞中學讀高中時常與羅堯等同學到農村宣傳抗日,組建進步學生組織,出版進步刊物《熔爐》,積極投身抗日救亡活動,193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45年12月國民黨軍隊大舉進攻東莞解放區,古道率領部隊突圍時被俘。翌年1月31日,在押解廣州途中壯烈犧牲。

  葉德順(1906-1948),莞中校友,生前是兩廣縱隊二團指導員,1942年參加地下工作;1948年11月在淮海戰役中犧牲。

  黃東(1922-1949),原名黃桀東,12歲考入東莞中學初中讀書,1937年“七七事變”后,黃東積極參加學校組織的抗日救亡運動,夜以繼日地為抗日宣傳寫文章、出墻報。東莞淪陷后,黃東參加了中國共產黨,任縣委交通情報員,為東莞抗日根據地搜集了大量可靠情報。解放戰爭時期化名黃耀棉,以教師為職業,掩護組織進行地下斗爭,1949年5月不幸被國民黨江門當局逮捕,次月慘遭槍殺。

  新中國成立不久,朝鮮內戰爆發。美國隨即打著聯合國旗號武裝干涉朝鮮,并派遣第七艦隊駛入臺灣海峽。侵朝美軍不顧中國政府多次警告,越過三八線,直逼中朝邊境的鴨綠江和圖們江。新中國的國家安全受到嚴重的外來威脅。在此嚴峻形勢下,多批次莞中學生共兩百多人踴躍參軍。保和平,衛祖國,李云祥、陳汝濤等莞中兒女用鮮血和生命鑄造了愛國主義和革命英雄主義!

  陳汝濤(1934-1953),參軍后改名陳翊,1949年秋入讀東莞中學,1950年參軍后赴朝參戰,在中國人民志愿軍54軍135師403團一營二連當文化教員。1953年在朝鮮金城前線作戰中犧牲,年僅20歲。

  李云祥(1930-1952),1944年6月年方14歲正在東莞中學讀書的李云祥毅然投筆從戎,成為東縱抗日小兵;1947年調到華東野戰軍特種兵坦克隊,成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批坦克兵;1948年入黨并參加淮海戰役,因戰功卓著榮立二等功。此后,李云祥又參加了渡江戰役和解放南京、上海的戰斗,歷任坦克駕駛員、炮長、車長、化學參謀、團作戰參謀,多次立功受獎。1952年6月,他在華東裝甲兵坦克第二師第四團當參謀,奉命赴朝參戰,10月5日,在志愿軍秋季反擊戰中掩護坦克時被炮火擊中,長眠在朝鮮鐵原……

  東莞中學歷屆師生為國家民族無私奉獻,無論是1956年國內進入相對穩定的社會主義建設時期,亦或是1979年對越自衛反擊戰,均能看到莞中校友沖鋒在前、舍身為國。

  為填補國家科學空白,著名的實驗物理學家陳嘉言校友用生命鋪路,1982年不幸猝逝于實驗室,年僅46歲!其引力波研究成果享譽世界,是我國物理學界的驕傲!

  為捍衛國家尊嚴和領土完整,保衛南疆邊境地區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莞中校友張偉強光榮參與了對越自衛反擊戰。張偉強1957年出生于革命家庭,在校時是一名出色的體操運動員,經常代表學校外出參加體操比賽。1979年在對越自衛反擊戰中壯烈犧牲。

  東莞中學不同的歷史時期,始終與國家同呼吸、與民族同命運,一大批莞中校友在革命斗爭中為國捐軀,英勇犧牲……青山埋忠骨,浩氣貫長虹!校友們用鮮血和生命,為莞中校史譜寫了光輝的一頁!

  百年黨史,紅色莞中,烈士英名,萬世流芳!

革命斗爭中犧牲的莞中校友

東莞中學革命烈士浮雕

四虎亚洲中文字幕无码永久 ,亚洲欧美在线一区中文字幕,在线看片免费不卡人成视频,最新中文无码字字幕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